优美文章片段_名人名言|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心路(第8章)-

来源:给力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小顾,你的挂号信。”胡建秀风风火火地跑进班组,把从办事员那里取回的挂号信交给了顾跃明。
    全班人都围过来看,当顾跃明撕开信皮,一张写有录取通知书字样的信函展现在众人面前:
    “顾跃明同志:
    你已被通州石油化工联合大学成人教育部机械系录取,届时做好一切入学准备,于本月二十五日之二十八日在区人民医院体检。
                            石油化工联合大学教务处
                                                       一九八二年八月十日   
    大家真为顾跃明高兴,一个个传看录取通知书。可顾跃明并没有显得很高兴的样子,人往往就是这样的,当目标还没有实现的时候,总是有一种精神在在激励,急切的盼望成功,可一旦实现了预想的目标,那股兴奋也就没有了。顾跃明现在的心情就是属于这种。他在沉思,他在预想下一步的计划,到学校以后如何去学习,如何应对各种情况。回想,这几年的经历他感触颇深,从考大学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年的时间,经过几年的系统的学习,逐渐掌握高中的基本知识,以前没怎么学过三角函数,现在很熟悉了。思想上也变得成熟起来,再不像刚进厂那样很容易被激动,多了几分老成。
    车工曹宏伟看到顾跃明在想着什么,就拍拍他的肩膀说:“应该给你爸妈打个电话,让他们也高兴一下,上学时间苦差事,要好好地去学习,学好回来再工作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我们干机械的,更要多学一点专业知识啊。”说完向他徒弟胡建秀瞟了一眼,胡建秀低着头不吭声了。
    顾跃明看气氛有些紧张了,就说:“其实,小胡也很努力了,知识文化底子差一些慢慢会赶上,曹师傅别再给他难看了。我得赶紧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就出门了。
    胡建秀很不高兴地看了师傅曹宏伟一眼就去取饭了。顾跃明打完电话,回到休息室,听到电焊工杨师傅在和大李师傅说话:“这个老曹也真是,当那么多人的面批评小胡,真不像个师傅,你看把人家小胡气得直抹眼泪。”
    顾跃明想起曹宏伟说的话,也觉得很不妥当,就去车工间找小胡。小胡只比顾跃明大两岁,但她进厂早三年,平时总是以老师傅的口气和顾跃明说话,顾跃明当然不服气。加之,她只有初中生,很多图纸看起开有些费劲,这让顾跃明更不把放在眼里。
    一进车工间,就看见小胡眼泪汪汪成都著名癫痫医院的,一边吃饭,一边抹眼泪。看到顾跃明进来,头就歪向一边。
    “你师傅就是那么个人,你别和他计较了,他也是恨铁不成钢啊,还不是让你多学一点技术吗?”顾跃明规劝起小胡来。
    “在那么多人面前说我,你说,我怎么下台?”“其实,我也没听到他在说你啊,没提到你的名字啊,你就当做不是批评你,不就没事啦。”顾跃明笑呵呵地又说。
    “谁听不出来呀,你当我是傻子呀,你是来劝我的,还是来看我笑话的?你走。”吵闹声惊动了休息是吃饭的其他人,都跑过来看,“你给我出去,谁要你好心啊。”小胡一脸怒气地使劲推搡着顾跃明。
    “小胡,你这是干什么呀,人家小顾也是一片好心来劝你,你不领情也就算了,你把气都撒在小顾身上这样不好吧?” 李志轩师傅也笑着说。胡这才松手进了车工间。
     “去去去,没你们的事了,我们女人有话要说了。”杨师傅和另一个来打毛衣的张师傅就把大家推出去关上门,大李和顾跃明,无奈地去做别的事了。
    上班的时间到了,杨师傅和小胡进来,小胡已经雨过天晴像没事一样,脸上还那么的灿烂。杨师傅向池玉龙请假给孩子喂奶去了。杨师傅的孩子不到一岁,按政策每天有一个小时的喂奶时间。她可以自由支配,其他人按部就班的做起各自的事情。
    大李见到小胡已经眉开眼笑,就逗她:“再生气,人家于建军可就不要你了。”
    小胡就去追打大李师傅:“你再说,我打死你。”脸上已经没有生气的迹象了。李大赶紧躲避了。顾跃明知道,这于建军就是胡建秀的男朋友,那次看电影见到过,是个很英俊的小伙子。
    下班回家,刚到家门口正准备掏钥匙开门的顾跃明,听到房间里有说话声,还夹杂着一个孩子的声音,他意识到是姐姐一家人来了。赶紧开门,“舅舅!”一个三岁多的小男孩子向顾跃明跑来。
    “涛涛,我算着,你这两天就要来了,”说着一把高举起涛涛。“告诉舅舅,你大名叫啥?”“马剑涛。”涛涛稚嫩地回答。
    “想舅舅没有啊?”“想了,我可想舅舅了,你看我的枪。”顾跃明一看,还是他前年买的那只玩具枪。顾跃琴看到弟弟回来了,显得很高兴。“快换拖鞋,刚擦过地。”她还是那样用命令的口气对弟弟的说话。
    顾跃明放下涛涛换好拖鞋进屋,姐夫马明阳正在拖地板,“跃明,很精神嘛,听说你考职大了,成绩下来了没有?”他一边和顾跃明握手一边寒暄地问他。
    “姐,我正要和你们说这事呢,我的录取通知书今天来了,爸妈已经知道了。今天我去买一瓶酒和姐夫好好喝一下。”
    “就知道喝酒,少喝酒,多吃菜,才是真的,不过,今天破例可以喝一点,但,爸爸,你们不能让他多喝哦。”顾跃琴一面拌凉菜一面说。
    “我也要喝,我和舅舅,爸爸,姥爷一起喝。”涛涛过来抱着妈妈说。
    “好儿子,可不能学喝酒啊,妈妈可不喜欢喝酒的孩子。”
    正说着话,门开了,顾爸爸推门进来,看到涛涛就眼睛发亮,鞋也顾不得换了,蹲下招呼涛涛,过来,到外公这里来。
    “外公!”涛涛向外公跑去。
  武汉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顾爸爸抱起小外孙亲个没完,涛涛很难受的挣扎着。亲热好一阵才放下,一边脱外衣,一边问女儿:“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我们好准备一下,”
    “自己家的女儿回家,还用准备什么吗?”我们来的时候都准备了。”再说我也有家里的钥匙,回到家先买都来得及。顾跃琴说着爸爸的的外衣挂在衣帽架上。
    顾妈妈也回来了,她不像顾爸爸那样喜形于色,看到涛涛也没那么热情,只是蹲下来问问:“涛涛,在幼儿园里学什么了,给外婆表演一下。”
    涛涛兴致很高的说:“外婆,我学英语了,我还会边唱边跳条呢!”说着就表演起来,“Iam”用稚嫩的声音,边唱边跳。
    “这是什么啊,乱七八糟的,”顾妈妈很不高兴的说,孩子就学这个啊!
    马明阳赶紧解释,这是幼儿园角的英语儿歌,《我有一杆枪》。
    顾跃琴对妈妈说:“现在到处都抓素质教育,学英语要从娃娃抓起,这是国家提倡的啊,你也太老古董了。”顾跃明也给妈妈说现在到处学英班,说完出去采购去了。
    这黄仙妮是个工作型的人,从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工作狂,孩子四岁以前,她没怎么管过,所以带四岁以前的孩子她很不在行。涛涛几个月大的时候,在家里住过一阵子,孩子哭闹得很厉害,她显得有些不耐烦。顾爸爸倒没觉得什么,热牛奶,给孩子换尿布,他都乐此不惫。她虽然做了很多事,但不饶人的嘴,让顾跃琴难以接受,就又回到工作单位的宿舍。为这事,老两口还吵架,顾跃明那次站在爸爸这一边,自知理亏的黄仙妮还去过顾跃琴单位的宿舍照顾过她。
    这里也有女儿的婚事他不怎么愿意的原因,在她看来,女儿应该找一个南方,他认为南方男人都会疼女人,心细,做家务事一般都很好,可这个马明阳偏偏是个西北农村的,父母早逝,弟妹一大堆,虽然都长大成人各自都有工作和家庭,没什么负担,指望不上他家来带孩。有一阵他大妹妹来帮忙,可生活习惯的差异,弄得黄仙妮很不高兴。现在又看到女儿一家回来,虽然他也很痛爱女儿、外孙,但一大家子的吃饭也很让她头痛。
    不一会,一桌丰盛的饭菜上桌了。席间,马明阳起身给岳母,岳父敬酒。和顾跃明互敬,显得其乐融融。
    忽然,顾妈妈说:“跃明,你小时候得过肺结核,虽然早就好了,这次不会有影响吧!”
    顾跃琴插话说:“不会的,肺上只有钙化点,看不出啥来的。”大家一边说,一边吃饭。
    检查身体的时间到了,顾跃明早早就来到区人民医院,已经医院就看到很多熟悉的人影,都是被录取的人。检查一项一项地进行着。让顾跃明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检查到埃克斯光片,一位医生看过后叫住顾跃明,问他以前是否得过病,他的肺部有阴影。他如是回答了。
    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里,家里没其他人了,姐姐一家人住了一周就会去了,家里一下冷清了许多。他担心肺上的阴影会影响他上学,赶紧拿起电话给爸爸打电话,那头传来爸爸告诫的声音,这让他放心一些。
    这天早上,顾跃明扛着自行车下楼上班,刚好王霞出门,他赶紧放下车子询问她和严东的事。王霞说:“我爸妈,没什么意见,我哥也看好严东了,就看他的表现怎么样了。”
    “那你自己的意见呢?你对严东还有什么意见啊?”“我意见多了,这家伙睡眠型癫痫应该怎么治疗效果好也太老实了,真是实心大哥哦。一点弯儿都不回转哦。只是不太倔,这点有点,其他的……。”
    听到王霞的评价,顾跃明的心理就踏实许多了。谁不希望自己的爱人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好好地工作呀。于是,就顺着说: “你可别把他给烤糊了,那么老实的一个人,你别在逗他了,老实多好啊,你找和花里胡哨得人,你降得住吗?”“我知道了,跃明哥。”王霞虽然比顾跃明小两岁多,但一直叫他跃明哥,而他也像大哥一样常常显示一下。
    “喂,过来一下,我有话给你说。”干完活的顾跃明赶紧拨通了严东班组的电话,他知道这天严东上白班,他想敲打一下严东,好让这位哥们早日追到王霞。    
    严冬实在是很老实,怕他哪句话说不对,那件事办不好,惹的王霞不高兴,和他告吹。
    “顾跃明叫我,不知道有啥事,我去去就来。”严东立刻和班长请了会假,因为他在看岗位不能时间太长。
    “快去快回,别耽误了拨针”。这一点,严东实知道的,因为在化工生产巡检十分重要,为真实反映职工的巡检情况,厂部制定了十项班组考核制度,这巡回检查就是其中之一。
严东下意识地看看手表,现在是九点十分。只要在十点前回到岗位,不会耽误巡检拨针的。他加快步伐,不一会就来到机修车间。
    远远就看到顾跃明在向他招手,“啥事啊,我在当班,没多长时间,有啥事回家说不好吗?”
    “这可是你的事哦,王霞说了,让你学机灵点。你别把别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哦,我是在帮你!”一听是王霞的消息,严东立刻憨憨地笑起来。
    顾跃明就如此这般地给严东教招数,听得严东直点头。末了,顾跃明对严东说:“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去吧,别耽误了你的工作,我知道你要十点前后要做记录和拨针,记住我说的话啊!”
    严东笑嘻嘻地拍着顾跃明的肩膀说:“还是顾哥们够意思,我要和王霞成了,我一定要好好地感谢你。”
    “赶紧去吧,别耽误了你的工作!”顾跃明送走了严东,拿起密封圈进了车工房让曹宏伟师傅照着样板车一个乙烯泵的机械密封圈。
    曹师傅选好一个四氟乙烯棒夹在车床上用工具用力地紧着,一边问“快上学了吧,干脆,请几天假算了,反正都要走了,怕什么?”
    顾跃明没回应他的话,反而问:“这几天,小胡没上班,是不是因为你他那在众人面前让她下不了台,想不通,才不上班的?”
    曹师傅一听,顾跃民没回答他的话,反而问这个问题,就不高兴地说:“说你的事,怎么扯到小胡身上了?”
    “你说我能不上班吗 ?正式通知还没来,再说,我以前得过肺结核病,不知能否通过体检这一关。”顾跃明叹着气说。
    “那都是以前事,现在又没那病,不会有问题的。小胡,在准备结婚的东西,给我请假了,我这人是有嘴无心的人,说完早忘记了。她也不会往心里去的,敲打一下也好,她的基础差。有时,我给她讲几遍也听不懂,还不用心。”
    顾跃明趁此机会说了曹师傅几句。“我想,这一行,小胡不会干的时间太长,你不要对要求太高,她过几年一定会找个机会调走的,你想,一个女人成天和铁块打交道,能愿意吗?你别徒弟没教好,连朋友也做不中医治疗癫痫病的效果好不好成啊!”曹师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顾跃明如愿以偿地进了学校。那肺部的阴影早已钙化,不会有什么问题,这让顾跃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去报到的前几天,班组开了一个欢送会,还邀请了工长刘玉成,大家热热闹闹地笑着,嗑着瓜子,大家都祝福顾跃明,尤其是池师傅嘱咐他一定要把真本事学回来,将来工作就很顺当等一些很鼓舞人心的话,顾跃明显得有些激动,说了许多感激的话。
    秋风阵阵,给这初秋的夜晚平添许多宁静,天上只有不多的几颗星星,月亮也不知道多躲到里去了,阵阵柔风,驱散着秋老虎给人带来的炎热。
    顾跃明已经养成一个习惯,有心事的时候喜欢依在自家的阳台窗户边,静静地看天空,明天要去报到了,他努力地回忆着这几年的经历,他有些感慨,有些失落。感慨的是一个青年通过努力总算在工厂站稳了脚跟,和工友们相处的还不错。失落的是自己的考上一所知名大学的远大理想,看来是实现不了了,和张克相比似乎矮了半截。他感到有些不服气,感到自己还有潜力,他觉得,只不过是自己运气不好罢了,他张克有什么呀,也不就是在插队的时候学习时间抓得紧一点吗。将来成什么样还难说呢!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抱负越远大,他要在一下步的学习上独占鳌头,让其他人敬他三分,他情不自禁地挥起拳头想喊几声,看着,寂静的夜色,整栋大楼只有为数不多的窗户还亮着灯,他挥起的拳头又抽回来了。他为自己美好的设想而欣喜若狂。殊不知,接下来的一个个挫折,几乎击垮了这个年轻人。
    第二天清晨,顾跃明迈着轻快的步子向石油化工联合大学走去,进了学校的大门就看见很多新入学的人,很多青年人在搬动行李,这是国家计划招生的学生,再分配宿舍,而顾跃明考取的是成人教育班是属于在职教育的一种。
    机械系在大楼左侧的三楼,顾跃明三步并着两步上了三楼,走廊里有很多人,因为第一天上课,因此在安排座位,原来,这所学校还实行的是中学时的教育方法有学生固定的座位,不像大学完全是自由是上课,谁去的早谁就坐在前排。顾跃明被安排在第四排,在横向第三排,纵向八排课桌的教室里,基本可算是中间。好在他的视力这时还不错,看黑板上的字不费力。
    第一天没有安排课,由辅导员秦老师带领同学们打扫教室,擦拭门窗。
    这位秦老师顾跃明很熟悉,原来是中等专业的数学教师,那是因为,在“文革”中很多像他这样的教师,为了充实中学的教学力量,被调往中学任教,秦老师就当过他的数学老师。后来都又回到专科学校,现在根据上级指示,升至为联合大学。
    下课之余,顾跃明帮助单身学生整理宿舍,抬床、打扫室内,渐渐地和同学们熟悉起来。整理完毕宿舍,年轻人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篮球、足球在学校操场玩耍起来,顾跃明对篮球不怎么感兴趣,对足球却情有独钟。而且踢得还相当的好,中学时期常常担任左边锋,带球,停球的基本动作还是能掌握的。一个叫左建川的同学看顾跃明足球踢得还行,就对他说:“以后班级要是组织足球队,一算一个,和其他班比赛,你的觉得怎么样?”
    说话的这位是刚刚被选为班长兼班级体育委员的左建川,原是动力设备厂的一位吊车司机,入学考试考得较好的一位,加之有一定的组织能力,在同学中威信很高。
    顾跃明一听,摆摆手说;“我可不行啊,凑个数还行,真比赛我可不行,班上会踢得还多呢,白建军就踢得很不错,我知道他。”顾跃明乘机给他介绍。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