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文章片段_名人名言|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雪地灵狐

来源:给力文学网   时间: 2019-11-08

会说话的狐狸,你好吗

箐藜

清晨,北极,极地基地。

“小楹,起来吃饭啦!”乔楹的妈妈在屋里叫道。

“哦,来啦!”名叫乔楹的少女从被窝里钻出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顺手拿起床头的闹钟,上面显示着7:00整。少女撇撇嘴,打了个哆嗦,心想:来北极,真的是好冷啊!昨天在中国,乔楹从北京出发,然后飞到了俄罗斯,接着又坐着车赶了几个小时的路,才来到了这个她只在电视和书上才看过的北极,刚下车的那会,还没来得及欣赏这茫茫冰雪之景,乔楹就连打了三个喷嚏,口水鼻涕沾了她一脸,把老爸和老妈逗得捧腹大笑。一些路过的人甚至还转头过来看着她,现在想想都觉得丢脸啊。不过,再想想,她之所以要来这里忍受极度寒冷,还不是托她的那个老爸——乔理的福。如果不是因为他要来北极进行一项研究,此时的乔楹,正吹着空调,享受这美好的暑假,坐在北京的家里吃着冰激凌呢!哦,忘了说了,乔楹的爸爸乔理是一个生物学家,在生物学界那可是鼎鼎有名的。这次来北极,若不是因为乔楹妈妈放心不下乔楹一个人在家乘着暑假疯玩,他也不会把女儿带到这儿来。为什么?因为乔楹特别讨厌生物学,更讨厌他研究生物学。只要乔楹看到什么实验小白鼠啊,苍蝇啊,都恨不得一下弄死。有时候他也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他生出了与他如此大庭相径的女儿,难道是所谓的基因突变了吗?恐怕这是个未解之谜吧。

乔楹摇摇头,不再想这些,然后跳下了床,进了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之后,她来到客厅的餐桌。乔楹妈妈不在客厅,爸爸也早就出门去基地了,但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早餐。乔楹坐了下来,拿起一块三明治,塞进嘴里吃了起来。尽管屋里这会开着暖气,但还是有丝丝凉风进入屋子,掠过乔楹的脸颊,吹得她心里发毛。

“阿—嚏”“咚咚!”乔楹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不过,她好像还听到了什么声音,似乎……是有东西在拍窗户。乔楹立马转头看向窗户,可是,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乔楹拍拍脑袋,心想,难道是我打喷嚏打傻了?都出现幻听了!乔楹回过神来,从桌上拿了一个鸡蛋,剥了壳,一把塞进嘴里。

“咚咚!”

“噗——”乔楹被生生噎着了,差点没把鸡蛋吐出来,她拍了拍胸口,缓了缓气。心想:突如其来的声音出现了两次,这次她不可能再听错了。可是,是什么在敲窗呢?乔楹很好奇,当然,也有点害怕。不管了!去看看吧,她这样想着,反正这方圆百里也没多少人住,总不可能有小偷跑来北极抢劫吧。乔楹为自己打了打气,起身走向了窗户。

乔楹轻轻地走向窗户,一点一点地靠近窗户,她打开窗户,但身子却离它有一步远,乔楹紧张得快屏住气息了,突然,“咻!”一乌鲁木齐癫痫病医院哪最好道白色的身影一冲而上,挂在了窗台上,乔楹被它吓了一跳,她捂住嘴巴,闭上眼睛,差点叫出来。过了一会儿,乔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等她看清楚了,她才发现,窗台上挂着的,是一只北极狐。北极狐,之前乔楹在乔理的书架上看过一本书,书上介绍过北极狐,北极狐的眼睛多是棕色。可是眼前的这只北极狐,正眨巴着蓝色的眼睛看着乔楹,它似乎卡在了窗户上。乔楹想了想,反正在这无聊,不如多个宠物。于是乎乔楹决定让它进来,她伸手把北极狐抱了进来。可一关上窗,北极狐就挣脱了乔楹的怀抱,跑向餐桌,跳上了乔楹坐的凳子,然后蹲坐着看着乔楹的早餐。

乔楹走过去,坐在了北极狐的对面,虽然她不喜欢动物植物,但是眼前的狐狸真的是太可爱了,一身雪白柔顺的毛发,身体后面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蓝色的眼睛像天空般湛蓝,两个尖尖的小耳朵竖立在脑袋上,瞬间就戳到了乔楹的萌点。不得不说,这只北极狐打破了乔楹的底线,因为,她居然喜欢上了动物!

但是北极狐似乎没有注意到乔楹满含深情的眼神,它只是盯着桌上的早餐,时不时还抬起头看看乔楹,那眼神,似乎有些哀求的味道。

“你……”乔楹好像看出了它的意图,“你,难道是想吃早餐?”虽然乔楹知道跟动物说话有些神经兮兮,但她还是觉得这只狐狸能听懂她的话。

北极狐抬起头,吐了吐舌头,又点了点头。

天哪!这只狐狸居然真的听懂了她说的话,乔楹觉得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一只神狐。

“难道,你不打算给我点吃的吗?”

“嗯?好啊,我这就给你吃……”诶,等等,乔楹忽然反应过来,刚才,刚才,是……北极狐在和她说话!乔楹瞬间就懵住了,伸手准备拿食物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你,你会说话?”乔楹觉得自己质问的声音在发抖,不是害怕,而是兴奋,遇到一只能懂人话的狐狸已经是奇遇了,那遇到一只会说人话的狐狸岂不是更加幸运?

“对啊,我会说话。”北极狐一脸平静,似乎它会说话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哇咔咔,那太好了,我真的是太幸运了,啊哈哈哈”乔楹不掩兴奋,仰天大笑了起来。

“不过,”北极狐打断了乔楹的笑声,说道,“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吃的呢?”

乔楹听了,连忙闭上了嘴,把餐桌上的三明治塞到了狐狸的嘴中,还说:“多吃点多吃点哈,神狐我可不能怠慢了。”

于是北极狐双手,哦不,双爪扶着嘴中的三明治,欢快地啃了起来。

北极狐一连吞下了四个三明治,两个鸡蛋,再加满满的一杯牛奶。吃完后,北极狐正在舔着它的双爪,似乎是在自我清洁。乔楹把餐具盘子收拾完又洗干净后,准备和北极狐谈谈。口吐白沫,请问什么样的疾病才会有这些症状呢?>

“喂,我叫乔楹。嗯,那个,该怎么叫你好呢?”乔楹因为称呼有些尴尬。

北极狐歪着头,说:“我叫篱狐。”

“那么,篱狐,现在我们该谈谈了,首先一个最最重要的问题是,你,为什么会讲人话?又为什么拍我家窗户?”乔楹注视着篱狐的宝蓝眼睛,说道。

“嗯…其实,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是一个试验项目中的实验动物,这个试验项目是研究动物的语言交流能力,并且教它们说人话。教授把人类的语言基因输入了我的脑里,所以,我就变成这样了,而且大部分的语言我都会讲。来你家嘛,是看到你家有吃的……”乔楹的嘴角抽了抽。原来这北极狐还是吃货。

“那,这项研究为什么要在北极进行呢?而你为什么会从实验室里出来呢?”乔楹又问。

“之所以这项计划会选择北极动物进行,是因为北极的动物与人类居住的陆地相隔很远,他们怕研究成功后会引起社会恐慌,所以即使用北极动物做实验,也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至于我,是和另一只狐狸一起出来的,那只北极狐,和我一样,也是会说人话的。”说到这,篱狐的脸颊竟有些绯红。

“哦,是你的梦中情狐吧。”乔楹马上就明白了。

篱狐这时抬起头,看着乔楹,眼睛里满是幸福的光芒,说:“乔楹,其实……我怀孕了。和我一起逃出来的那只北极狐,就是我肚子里的狐宝宝的父亲。我们从实验室出来后,就在一起了,那段日子,我怀上了狐宝宝,但是,”说到这,篱狐顿了顿,眼睛里的光芒随即消逝,随之的是黯淡和悲伤。“一次,他出去觅食的时候,被一群高大的壮汉抓走了。我听见他们说,北极狐的皮毛很值钱,这次肯定能大赚一笔。”篱狐接着说了下去。

“啊?”乔楹有些吃惊,不过随即又反应过来,说:“所以,你要救他?”

“当然,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为了宝宝,也为了我自己,我一定要救他出来。”篱狐低头看着自己已有些隆起的小腹,目光里满是坚定和温柔。

乔楹看着此时浑身都散发着母性的篱狐,第一次感觉到生物的奇妙,原来动物也和人一样,他们也会哭也会笑,他们有着和人一样丰富细腻的情感,那是世界上最纯真的感情,没有掺入一点点的杂质,纯真到足以唤起人的天性。所以,乔楹忽然也坚定起来,她想,她一定要帮篱狐找到狐爸爸!

“那么,既然你都吃过我的早餐了,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咯,人狐合心,其利断金,我们一定能救出你的狐爸爸的!”乔楹对着篱狐说。

“真的吗?你要帮我!那太好了,有了你,事情会好办多的。”篱狐开心地说道。

“叮咚——乔楹,爸爸妈妈回来了,快来开门。”是爸爸妈妈!乔楹被这突如其来的铃声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她转向篱狐,神情紧张女性继发型癫痫要孩子会不会遗传?地说:“你赶紧藏起来,我爸爸妈妈回来了,我找个机会再跟他们说你的事。”篱狐听了,连忙跳下沙发,躲在了沙发底下。

乔楹没想到原来北极狐怀孕了也可以这么敏捷,这样一边想着,一边起身走向大门。

“你们回来了。”乔楹开了门,说道。乔理和乔楹的妈妈进来,换了鞋,坐在了沙发上。

“对啊。我和你爸爸出去逛了逛。”乔楹的妈妈放下包,说。

“哦。改天我也想去看看。”乔楹淡淡地说道。眼睛还时不时瞟向沙发下的篱狐。篱狐调皮地眨眨眼睛,似乎在说我很好。

就这样,篱狐的事暂时瞒过了爸爸和妈妈,但是接下来呢?乔楹觉得自己需要静下来,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自己一个弱女子,怎么样才能就出狐爸爸呢?毕竟,篱狐口中的壮汉可不是吃素的。

日子就这么在指尖缝中消逝而过,乔楹把篱狐藏在自己的房间里,她每天都给篱狐偷偷拿来吃的,幸好北极狐是杂食动物,基本上什么都吃。当然,乔楹也没忘了帮篱狐找狐爸爸这件事,她这几天一直都在冥思苦想地做着计划,终于,她决定动手了。

“篱狐。”一天,乔楹叫住了正在晒太阳的篱狐。

“嗯?”篱狐睁开眼睛答应道。

“我们今天晚上去吧,去找狐爸爸。”乔楹说。

“今天晚上吗?你确定你想好了?”篱狐舔了舔身上的毛发,说。

“其实我也不太懂营救这回事,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抓走狐爸爸的肯定是贩卖动物的骗子。”乔楹若有所思地说道。

“哦…”篱狐迟疑地点点头。“可是,他们的老巢在哪里呢?他们干这种事,肯定是鬼鬼祟祟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去救人……不是,狐狸。”

“对啊…”乔楹也有些疑惑,“鬼—鬼—祟—祟。”乔楹若有所思地说道。忽然,她想起来了,在驱车来北极的时候,她在路上看到过一群鬼鬼祟祟的壮汉,他们站在一辆车旁,给车盖上黑布,好好的,车为什么要盖上黑布呢?而且,壮汉们似乎很怕别人看见车内是什么东西,一直用身体挡住车的内部。虽然这个画面只是一闪而过,但乔楹却记下来了。

乔楹和篱狐说了这件事,并向篱狐保证,女生天生的第六感告诉她,那就是抓走狐爸爸的凶手!篱狐的手搭在自己的腹部,轻轻地抚摸着,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乔楹说:“那我们走吧,去救他!”乔楹点点头,起身收拾东西。

黑夜,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散发着柔晕,温柔地洒在树梢上。

“诶,你确定你带的那么多东西都用得着吗?”篱狐正和乔楹趴在雪地上,好在乔楹的生物烂,地理却是不错的,不至于把方向搞错,她们顺利地找到了壮汉们天津癫痫医院哪#!好所在的屋子。不过让篱狐吃惊的是,乔楹这个奇葩少女,连家里的平底锅都带出来了,其余一大堆叮叮当当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

“你带这些东西有用吗?”篱狐敲敲乔楹手中的平底锅,疑惑地问。

“当然有用,什么东西都有自己独特的用处。喏,你看,那些壮汉住的房子不大,这说明狐爸爸是不可能在那间屋里的,一定在不远处的那间屋子里。嗯!肯定没错!”乔楹一边说着,一边猫着腰朝那屋子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篱狐从地上爬起来,跟了过去。

“嘿,到了。”乔楹轻轻地说道。眼前是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子,虽然小,但却很长,有点儿像养殖宿舍。

“嗯。”篱狐应和了一声,伸手推了推眼前的门。幸好!门没锁。

乔楹小小地欢呼了一下,就和篱狐走了进去。但眼前的一幕,让她们惊呆了,铁质的长长的笼子被放置两侧,里面全都是北极的特有动物。它们似乎是听到了声响,转过身来,眼里充满了哀伤,不时还低低地哀嚎。很明显,这是一个很大的走私动物集团,此次行动,肯定是预谋好的。

她们一边走一边寻找狐爸爸,一路走过,乔楹的心也不断地在打颤,两旁的动物都朝她们吼叫,似乎要将心中的不满宣泄出来。

“找到了!”篱狐惊喜地叫了一声,乔楹顺着篱狐看的方向,望去,笼子的尽头处,关着一只北极狐。

“太好了,我们过去吧。”乔楹理了理身上快要掉的工具,和篱狐一起跑了过去。

“嗷。”篱狐朝狐爸爸轻唤了一声。

“嗷。”狐爸爸这才发现她们,转过身,也回应了一声。

尽管已经可以讲人话,她们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动物性情。

“你还好吗?”篱狐问道。狐爸爸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就是狐爸爸吧。你好,我叫乔楹,是和篱狐一起来救你的。”乔楹看着狐爸爸说。

“你好,我是铭狐。想必我的事,你都听说了吧。”铭狐虚弱地说道,嗓子哑哑的。

“听说了。你放心,我们一定能出去的。”乔楹笑着对他说。接着,篱狐就和铭狐聊了起来。

铭狐和篱狐有点不一样,篱狐的毛发是纯白色的,白的和雪一样,而铭狐的毛发却是黑白相间的。黑毛中穿插着白毛,不但不会难看,而且有一种隐隐的霸气和威严。这让乔楹很好奇,他们的宝宝是什么颜色呢?

但是乔楹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忽然就传来了一阵男人的声音。

(未完,待续……)

本文地址:http://www.xiaoxue123.com/a/10063.html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